重庆时时彩胆拖|重庆时时彩玩法
  

論神童蘇福的詩

摘要:該文概述明代潮籍神童蘇福生平及存世詩歌概況,分析論述蘇福的詩歌創作成就,指出蘇詩在內涵上表現追求功名的執著與壯闊高遠之志向,有關人生無常的感嘆與懷才不用的不平,還有詠月詩所表現出來的才思情致,都達到很高的水平;總體詩風豪縱、瑰奇、典麗,其表現藝術既純熟而又不拘一格,往往獨出心裁,取意新異獨到,比喻切當妥貼,語言生動鮮活,神韻自然悠遠。
   關鍵詞:蘇福;存世詩歌;詠月詩;評論
   一、蘇福生平與存世詩歌
   有關蘇福其人,多種地方志書均有小傳,《廣東通志》是這樣記載的:“蘇福,潮陽(今惠來神泉)人。有夙慧。再歲而孤,五歲不言。一日,見道旁蛙死,訝曰:‘出字也(謂蛙死形如出字)。’聞者驚異。自是矢口成章,下筆若有神,人皆呼為神童。時北山驛丞遇福拾穗隴上,戲曰:‘拾穗與神童。’即應聲曰:‘折梅逢驛使。’其警敏多此類。后舉赴京,以年少,令有司護還,給月米。卒年十四。所著《秋風詞》、《紈扇行》,時尤稱之。”[1]其他如《明一統志》、明嘉靖《潮州府志》、隆慶《潮陽縣志》、清乾隆《潮州府志》、《惠來縣志》、民國《潮州志》等地方志書均有小傳,內容基本上大同小異,但詳略不一。民國饒宗頤總纂《潮州志》在蘇福小傳條下尚有一則按語:“……‘《吳縣志》載,蘇福,宣和時人,有奇才,八歲時父命賦新月,福應聲而就,父大稱賞。應試輒不遇,便超然名利,慕古夏黃公之名,徙居洞庭之慈里灣,流連山水,諷詠竟日,與其友陸子羽、田山人隱居弗出。’是吳縣有蘇福,其才同,惟時與地異,豈傳聞互錄,抑真有斯兩人耶?”[2]對于《吳縣志》的這則記載,是否有兩個相似的蘇福,饒先生也只存疑,但潮州惠來有蘇福其人,在其活動的相近年代,省、府、縣有多種志書收載,有同代文學家王世貞的詩評、袁枚《隨園詩話》的收載,還有《王華錄》、《涌幢小品》也有類似的記載,自是確鑿的。
   蘇福的詩文,饒宗頤總纂《潮州志•藝文志》存目中著錄有《蘇神童詩集》一卷,但已佚失不傳,隆慶《潮陽縣志》收錄有他的《秋風辭》、《紈扇行》、《遣睡魔》、《送林鼎元》古風詩四首,其他多種省府縣志書也有收錄四首,也有收錄一二首或二三首不等;現存的《詠三十夜月》七絕30首,這30首詠月詩,較早期的志書有收錄到一二首至廿余首不等,較晚期的志書如《惠來縣志》、《東里志》則30首全部收錄;另有鄭昌時的《韓江聞見錄》也備錄30首,并稱系錄自“別傳定本,與坊刻微有不同”[3]。溫廷敬于民國初年選輯的《潮州詩萃》抄本則并收上述四首古風和30首詠月詩。筆者以前在校點《韓江聞見錄》和《潮州詩萃》時,均曾在校記中說明這30首詠月詩“因在本地傳誦甚廣,潮州各府縣志大都有收錄……但各本文字多有差異”,相互比校,《韓江聞見錄》所備錄文字較佳,然也并非每處均佳,《潮州詩萃》所錄也有文字較佳者。[4]以上是蘇福存世詩歌的基本概況。
   蘇福小小年紀,就上述現存幾首古風詩來看,有表現其追求功名的執著理想與壯闊高遠之志的,有關于人生無常的感嘆與懷才不用的不平的;其詠月詩更是充分表現了他的詩才。下面分幾個方面略述之。
   二、表現追求功名的執著與壯闊高遠之志向
   蘇福的生平,雖有多種志書記載,但均只有一鱗半爪,其他均無從考證,據記載,他兩歲喪父,五歲才開始能說話,卻從此出口成章,所以人們都稱他神童。我們讀他的作品,從他的詩作中,能夠窺見他的勤奮和刻苦,追求功名的認真執著和其壯闊高遠的志向。比如《遣睡魔》這首古風所表現的:在一個長長的春日,詩人正伏案讀書,而自覺發困,昏昏欲睡:“斗齋無人春晝永,書案粘癡發深省。幽懷欲置廖廓鄉,黑魔極豫華胥境。癡人懶魄何惺忪,垂頭閉目甘相從。心猿意馬付韁縛,南柯蟻穴空從容。恍如青松出書腹,又如蕉隍眠野鹿。”詩人認為自己的發困是“睡魔”相侵,他對這個過程的描寫比喻遣詞造句非常的奇瑰典麗,聯想豐富,別出心裁,奇特富贍。簡單的書房發困,竟有如此瑰奇的聯想描寫,足可見其功力之深,表現力之強。這還只是“遣”之前的現象。接著,詩人筆鋒一轉:“闖然回首一欠伸,耿耿陽烏棲若木。”突然振作起來,伸了伸懶腰,回首一望,窗外正春日融融。詩人決意驅走困乏,即所謂“睡魔”,振奮精神,繼續苦讀,因對“睡魔”說(實際上是對自己說):“功名未必黃粱炊,懸梁欲擬黃金佩。插翼豈計升天期,寸陰易邁駒隙馳。”求取功名是實實在在的頭等大事,并非黃粱美夢,我正在懸梁刺股苦讀,指日便要取到“黃金佩”,我不愿人生如白駒過隙,我要珍惜寸陰;因此,時間對我來說非常寶貴,你這“睡魔”不要老來打攪我,我愿“浩歌舞劍送你歸”,送你到山中的“陳希夷”那里去。陳希夷,名摶,五代宋初道士,隱居華山等地,自號“扶瑤子”,宋太宗賜號“希夷先生”,傳說他特別能睡,可以一睡數天不醒。所以詩人要振奮精神,驅趕“睡魔”,把它趕到陳希夷所居的山中去。全詩從立意上,從整體意象上表現了蘇福小小年紀的鴻鵠之志,求取功名的雄心和自信;表現了他追求“黃金佩”的人生志向;他時時自省振作,懸梁苦讀,不愿白駒過隙、渾渾噩噩打發日子,執著之追求和超常的自制力,令人驚奇。
   另一首古風《秋風辭》云:
   庭皋梧影動,樹杪秋風起。
   人見秋風悲,我見秋風喜。
   彤云掃盡煙塵消,萬里乾坤凈如洗。
   冥鴻一舉橫四海,霜隼孤飛渺千里。
   從渠伯勞燕,零落下蓬葦。
   芃蘭傲霜秀蒼玉,叢桂搖空噴金蕊。
   從渠蒲柳姿,蕭疏嘆零萎。
   人言西風吹人老,漆發酡顏變枯槁。
   又言西風生客愁,砭骨寒心裂肝腦。
   吁嗟西風兮,本無情。
   慘栗者自悚,衰謝者自驚。
   丈夫不與草木腐,安與草木同枯榮?
   我愿西風常識面,年年歲歲長相見。
   吹將鬢發似磻溪,快我鷹揚邈云漢!
   這首《秋風辭》可以說表現了詩人俯瞰宇宙人生的更為壯闊、更為高遠的氣概和胸襟;它一反傳統士大夫悲秋的情愫和秋天肅殺的文學意象,凸顯詩人對秋風的石破天驚的獨特理解、獨特聯想,發人所未發,可以說寫出了我國詩歌史上乃至文學史上有關秋風的另類的獨特意象:“庭皋梧影動,樹杪秋風起。人見秋風悲,我見秋風喜。”那么,秋風有什么可喜呢?詩人以其壯闊高遠的胸襟,抒寫秋風的橫空氣勢:“彤云掃盡煙塵消(有的版本作“煙塵生”,當以“消”為是),萬里乾坤凈如洗。”在秋風的氣勢橫掃之下,秋天的明凈和高遠自然地凸顯出來;那冥鴻、霜隼不惜從此勞燕分飛而“一舉橫四海”、“孤飛渺千里”;那傲霜的“芃蘭”、搖空的“叢桂”,也不惜從“蒲柳姿”中“蕭疏嘆零萎”而在秋風中“秀蒼玉”、“噴金蕊”。詩人用諸如此類的意象來寄托其壯闊豪邁高遠的胸次和追求。至此,筆鋒一轉,又回頭概括一般人們心目中秋風的可怕:“人言西風吹人老,漆發酡顏變枯槁。又言西風生客愁,砭骨寒心裂肝腦。”可是,在詩人看來,秋風之本性雖然無情,但并不可怕,只有“慘栗者自悚,衰謝者自驚”,而大丈夫本應具經霜傲雪之氣概,既“不與草木同腐”,又怎能與“草木同枯榮”?為此,詩人更愿意“西風常識面”,“吹將鬢發似磻溪,(有些版本作“蟠溪”,當以“磻溪”為是),快我鷹揚邈云漢(有的版本作“快哉”,當以“快我”為是)。”詩人之喜愛秋風常識面,是希望秋風將他的鬢發盡快吹得像磻溪釣叟姜太公那樣,以期能盡快遇明主建功立業,“鷹揚邈云漢”!整首詩通過對秋風的抒寫,表達詩人那種企求“一舉橫四海”、“孤飛渺千里”、“秀蒼玉”、“噴金蕊”,不與草木同腐,不與草木同枯榮,企求“鷹揚邈云漢”的那種凌霜傲雪的豪邁壯闊、高曠邈遠的人生追求和品格境界。這對于一個十余歲的小孩子來說,是多么的難能可貴。
   三、有關人生無常的感嘆與懷才不用的不平
   蘇福的童年少年,滿懷著求取功名的渴望,苦讀詩書,出口成章,在本地頗有名氣,被譽為神童。他的求取功名的渴望和夢想,終于在他14歲時有了一次實現的機遇,由地方推舉赴京應考童子科。然而,結果卻使滿腔的希望化為泡影。科考的結果是“以年幼,令有司護還,給月米”,等待長大。本來,得到這樣的結果,已是成功了一半,如果是一般的人,會非常高興。但蘇福雖年少,卻自視甚高,且恃才負氣,對此結果卻是大大的不滿意,這在他的詩中有明顯的流露,主要表現在《送林鼎元》和《紈扇行》兩首詩里面。
   《紈扇行》一詩,主要是借物抒情,寄托詩人的有關人生無常的感嘆。詩人借紈扇的意象,從它的被主人精心制作,到為主人服務,包括驅“炎溽”、“障容面”,受到主人的眷顧,以至“執手同繾綣”;主人可謂是愛不離手,連夜晚也陪伴主人于“紗幮”中,為主人散“香汗”,好不開心,好不快活。然而,時序推移,一旦天氣轉涼,“世路易冰炭”,便被棄置而“轉幽閑”,“誰復轉清盼”,沒人理沒人睬,被冷落一邊。詩人由此聯想到人生好景不常,聯想到“金屋貯阿嬌,長門鎖春怨。玉樓宴環奴,驛庭碎花鈿”。無論是物還是人,無論是才士還是美女,都有被珍重和被冷落的時候,感嘆“人耶物耶古如斯,彳亍風前發三嘆”!這首詩意象獨特,詠物以抒情,借物以感嘆,以詠物詩寄寓人生哲理,頗具自然韻味,可見出詩人手法之高妙。
   《送林鼎元》一詩,則可窺見詩人懷才而不被用的不平之氣。詩云:
   開簾看春客窗暖,古壁塵埋碧瑤簡。
   嬌鶯夜挾東風歸,桃株滿林紅玉爛。
   巷南巷北花參差,飄垂絡擁懸紅絲。
   藐金揮擲壓豪杰,使酒怒碎珊瑚枝。
   檐前壓霧連錢動,馱玉歸來寶山重。
   錦紋屏風龜甲香,海漲累為楚山夢。
   我生十四猶坎壈,對酒觀天不能飲。
   諸公盡上黃金臺,空山零落眠云枕。
   撫劍長歌天為愁,明珠白璧將安投?
   漢家公侯那有種,衛青牧豕皆封侯。
   這是一首送別詩,所送對象卻是有點特別。蘇福赴京考童子科,應該是成績不錯,但以其年少,不便留用,派吏部官員林鼎元護送他回鄉,并令有司給月米。蘇福因賦詩送他。該詩的背景是遍地爛漫、萬紫千紅的春日,詩人于飲酒間開簾看春,但見春日融融,萬物生機勃發,觸景聯想自身命運的坎坷,自己抱著滿懷的希望,長途跋涉上京應考,又不是因才力不逮,但卻只能“古壁塵埋碧瑤簡”而使“嬌鶯夜挾東風歸”,同考的才士則“諸公盡上黃金臺”,自身卻只落得“空山零落眠云枕”于是郁郁不樂,“對酒觀天不能飲”,尤其想到科場上曾“藐金揮擲壓豪杰”,卻不被錄用,自是憤憤不平,以至于“使酒怒碎珊瑚枝”。一場美好的希望夢想落空,因停杯而“撫劍長歌”,慨嘆并自問“明珠白璧將安投”?無可奈何之下,又發出強烈的感嘆并質問:“漢家公侯那有種,衛青牧豕皆封侯?”其抑郁不平之氣,溢于詩外,直沖霄漢。全詩格調悲壯狂放,氣沖牛斗而瑰奇藻麗,典雅富贍,確是難得,無怪乎明隆慶年間的潮陽知縣,纂修《潮陽縣志》的黃一龍,在收錄這首詩后面的按語中謂:“福……嘗舉神童,至京不用,遣鼎元護歸。福因作詩送之。今觀其詞多悲壯,有感慨不能平之意。而福亦遂于是年卒,豈其讖耶?但福詩藻麗奇瑰,豪縱不羈,如《秋風》、《紈扇》等篇,往往類此,有太白、李賀所不能道者。使天假之以年,其所就當未可量。乃竟不然,惜哉!”[5]“藻麗奇瑰,豪縱不羈”,確是福詩的特色所在,尤為特別的是,稱其“有太白、李賀所不能道者”!太白、李賀活動于我國詩歌發展的高峰期,向來被稱為“詩仙”、“詩鬼”;而福詩竟有仙、鬼之所不能道者。于此可見其對蘇詩評價之高,也可見蘇福詩歌達到了驚人的藝術成就。
   四、詠月詩所表現出來的才思與情致
   蘇福的30首詠月詩,據說是8歲時所作,他是從“初一夜月”詠到“三十夜月”,每夜一首絕句。在我國詩歌史上,詠月詩可謂佳作迭出,李白就有多首詩歌涉及詠月,但大多數是歌詠中秋月或團圓月,或者歌詠上弦月下弦月等,像這樣一口氣從初一夜到三十夜的連續之作,卻并不多見,而蘇福又是小小年紀,詩又多能自出心裁,且成熟老到,造語新穎活潑,設喻形象鮮活,意境神韻自然,整體上舒緩從容,這些都是非常難能可貴的。請看下面三首:
   氣朔盈虛又一初,嫦娥底事半分無。卻于無處分明有,渾似先天太極圖。(初一夜月)
   三足金烏已斂形,且看兔魄一痕生,嫦娥底事梳妝懶,終夜蛾眉畫不成(初二夜月)
   日落江城半掩門,城西斜眺已黃昏。何人伸得披云手,錯把青天搦一痕(初三夜月)
   像上面第一首《初一夜月》,明明是“半分無”,但卻于無處又“分明有”而且“渾似先天太極圖”,這樣的詩境設造,這樣的描寫分寸,這樣的形象比喻,可以說看似稚拙而極老到,看似渾沌而極具大氣。《初二夜月》先用“金烏已斂形”、“兔魄一痕生”兩個奇妙形象的比喻來實寫,再以嫦娥為何“梳妝懶”而導致“終夜蛾眉畫不成”來通過設問作喻,別具意境。《初三夜月》則頭兩句實寫,再從“斜眺”自然帶出一個新奇絕妙的設喻:“何人伸得披云手,錯把青天搦一痕。”構思和設喻均別出心裁而深具韻味。再如下面這幾首:
   牛女依期渡漢河,廣寒孤枕奈愁何?此時方與人間約,剖破冰盤下碧波。(初七夜月)
   堪嘆人生奈若何,良宵遇酒且高歌。不知織女歸何處,留住中天一只梭。(初九夜月)
   今夜圓非三五圓,只因圓處減嬋娟。向殘時節尋常是,說與嫦娥守夙緣。(十六夜月)
   玉漏迢迢夜未央,冰輪欹側輾東方。其中桂影參差見,想是仙枝會短長。(十九夜月)
   頻催玉漏夜遲遲,殘月彎弓上海湄。想是惜花人起早,慌忙只畫半邊眉。(廿七夜月)
   才周一月匝三旬,不見清輝有半痕。娥女夜眠甘受寂,恰如陳后閉長門。(三十夜月)
   以上所舉數首,除同樣具備上面所說的鮮活奇妙的比喻,新穎活潑的語言和頗具神韻的意境創設等之外,更包含了諸如月圓月缺、牛女渡漢、廣寒孤枕、向殘時節、嫦娥夙緣、娥女夜眠、陳后閉門等等這些頗具人生哲理意味的意象,帶了某種自然規律非人力所能強為之的無可奈何的感悟之類的東西,像七夕不能長有、圓過之后必缺等無法扭轉的自然之理。感悟人生必有順逆圓缺,不可能一廂情愿,像“堪嘆人生奈若何,良宵遇酒且高歌”、“廣寒孤枕奈愁何”、“向殘時節尋常是”等等的人生況味。這些深具哲理韻味的東西,居然深殘于一個幼小的心靈之中,通過詠月詩而表現出來,這難道不是奇跡么?還有,這組詠月詩從月亮形象“于無處分明有”到月圓再到“娥女夜眠甘受寂”的全缺,每一天的差別只是那么一點點,而詩人卻能把它很恰切地一一描寫,比喻切當,自出心裁,把月亮形象的細微差別描畫得相當的得體妥帖,這也可以說是一個奇跡。于此可見蘇福神童之稱,決非虛譽。
   對于蘇福的詩,明代大文學家、“后七子”之首王世貞曾有頗高的評價,他說:“余讀蘇神童《初一夜月》詩‘卻于無處分明有,渾似先天太極圖’二句,饒他湛甘泉諸公,再理會幾年亦說不到。今考《合壁事類》引《桐江詩話》載曹希蘊《新月詩》云:‘禁鼓初聞第一敲,乍看新月出林梢。誰家寶境新磨出,匣小參差蓋不交。’與福《初四夜月》詩全同,是福猶不免于抄襲。然其他則多自出心裁,以八歲童子而能為此,固可異矣。七古諸作尤有才思。”[6]這里提到的湛甘泉,名若水,為明代與陳白沙齊名的哲學家。蘇福的這二句詩,正是涉及哲理命題,故王氏特別指出“湛甘泉諸公,再理會幾年也說不到”。可見王氏對蘇詩的評價是非常高的。清代詩人袁枚的《隨園詩話》,對蘇福的詠月詩也頗稱賞,他說:“前朝廣東惠州(應是‘惠來’之訛),有蘇神童詠月三十首,其最佳者,初一月云:‘氣朔盈虛又一初,嫦娥底事半分無。卻于無處分明有,渾似先天太極圖。’初二月云:‘三足金烏已斂形,且看兔魄一絲生。嫦娥底事梳妝懶,終夜蛾眉畫不成。’初三月云:‘日落江城半掩門,城西斜眺已黃昏。何人伸得披云手,錯把青天搦一痕。’初四月云:‘禁鼓才聞第一敲,忽看新月掛林梢。誰家寶境新藏匣,蓋小參差掩不交。’十八月云:‘二九良宵此夜當,鏡輪雖破有余光。勸君夜飲停杯待,二鼓初敲管上窗。’二十一月云:‘破鏡緣何少半規,陽精倒迫若相催。弓弦過滿知何似?正是彎弓欲射時。’二十二月云:‘三更半夜未成眠,殘月今宵正下弦。若有遠行人早起,也應相伴五更天。’神童年十四而卒,人問幾時再生?應聲曰:‘五百年。’”[7]袁枚是清代大文學家,也是一流的文學鑒賞家和文學評論家,他的《隨園詩話》影響極大,當時多少著名詩人,以能躋身詩話為榮;多少王公貴胄,托關系把詩作送到袁枚處,希望能有一鱗半爪收于詩話中,但多數換來的是袁氏在詩話中的幾句不冷不熱的嘲諷或者黑色幽默。《隨園詩話》中對廣東籍作者評價較高的,除番禺黎美周的詠牡丹詩和神童蘇福的詠月詩外,幾乎很少再見到。于此也足可見出蘇詩藝術上的成就。
   綜上所述,可見蘇福的詩,無論在表現追求功名的執著與壯闊高遠之志向方面,有關人生無常的感嘆與懷才不用的不平方面,還是他的詠月詩所表現出來的才思情致方面,都達到很高的水平;總體詩風豪縱、瑰奇、典麗,其表現藝術既純熟而又不拘一格,往往獨出心裁,取意新異獨到,比喻切當妥貼,語言生動鮮活,神韻自然悠遠。
  
   □吳二持
   摘自2017年第2期(總第55期)《潮學通訊》
  
  
(發表日期:2018年9月18日)
w 潮汕歷史文化研究中心與澄海區共建“潮汕文化傳播基地”
w 汕頭市潮汕歷史文化研究中心舉行《鄭映梅養竹山房樂譜》首發式
w 今年首期“西堤公園文化講堂”開講
w 研究中心副理事長陳荊淮出席“僑批‘東興匯路’文化研討會”
w 副市長林曉湧到潮汕歷史文化中心調研
w 不應忘卻的名城勝跡
w “中國瓷都”是潮州——從史志上看潮州窯
w “海絲之路”白沙湖航段考
w 海豐縣“增置北路”的歷史作用
w 略論木陳文學成就
w 三句呾無二句著
w 是“東來物”還是“西來貨”西洋菜與海絲的不解之緣
w 市集郵協會郵識沙龍,國級評審員普及僑批知識
w “名人名家講堂”專題講座,講解潮汕僑批豐富內涵
w 潮俗年終謝神
w 《潮商潮學》2019年第2期
w 《潮商潮學》2018年第9期
w 《潮商潮學》2018年第7期
w 《僑批文化》29期
w 《潮劇唱腔大全(一)》
w 《先秦潮汕研究》
w 《潮安饒氏家譜》
w 《潮劇老藝人口述傳承》
購書可QQ交談
版權所有 

汕頭經濟特區報社大華網

潮汕歷史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廣東省汕頭市金新路99號
電話:0754-88633440 傳真:0754-88910196
地址:汕頭市金湖路玫瑰園29棟西座五樓
電話:0754-88629150 傳真:0754-88328611
粵ICP備05098359號

粵公網安備 44051102000134號


本網鏈接logo 
重庆时时彩胆拖